關於部落格
  • 42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打工趣 + 喝一杯系列報導 -- Frankfurt (上)


出發之前蘅很細心的詢問了從機場到飯店的交通路徑, 一路從機場搭地鐵到中央車站再轉乘電車到飯店, 資訊非常清楚, 我也非常順利的找到了與蘅碰面的飯店. 當然期間也多虧了熱心的德國好路人, 幫我在沒有英文按鍵的自動售票機順利的買到了一日通車票,  ( 他看我在售票機前納悶, 就過來問我 : 這機器壞掉了嗎? 哈! 天知道我是看的霧撒撒不知怎麼按啦!) 也多虧了熱心的德國笨路人, 讓我在確定等電車的月台沒錯時, 了解到自己看地圖確定方向的能力還算不錯滴! ( 那老兄在我都發現自己應該是要到對面的月台等車才對時, 他還整個人陷在路線圖裡滴咕不停哩!)


進了飯店洗了熱呼呼的澡, 紓解一下長程飛行的不適, 我不是那種能一路睡到目的地的旅人, 待在機艙中沒有工作消磨時間, 只能待在座位上的飛行變的很難熬, 總要起身走動好幾回, 然後趁上廁所時順便來個大整理, 打開鏡子後的暗櫃把紙巾補滿, 再用古龍水把洗手檯擦得乾乾淨淨, 整間廁所變的香香的才離開, 我想我職業病是有點嚴重了. 穿上睡衣躺在床上舒服多了, 想說小咪一下, 然後再趁蘅來之前出去晃晃, 結果沒想到再睜開眼已經快下午四點, 我真的太累了. 等著蘅, 想想也差不多是他該到飯店的時候了, 就趕緊換了衣服到樓下去看看, 大廳沒有, 飯店外沒有, 走到電車站, 正好一台電車駛入, 就看到蘅拉著大箱子大包小包走下來, 那種感覺真妙, 好像有心電感應一樣. 姊妹相聚囉~~~ 在我們都陌生的法蘭克福! 好棒!


這次到法蘭克福是來當蘅的展覽小助理, 五天的參展是主要的活動, 我沒有相關的工作經驗, 這對我來說是一大挑戰, 對於有這樣的機會能體驗一下不同的工作領域, 真的是既興奮又緊張. 雖然待在法蘭克福的時間有八天, 但我並沒有做太多的行程規劃, 倒是蘅作了不少功課, 蒐集了好多網路上推薦的餐廳和酒吧之類的資料, 打了滿滿的一張行程表給我, 我笑說, 千萬不能讓老闆看見, 讓他知道我們都做了些什麼準備還得了, 這兩個員工未免也太懂得享受了吧,哈哈.....


蘅梳洗了一番之後, 我們立刻殺到Sachsenhausen這個充斥著賣法蘭克福名產Apfelwein蘋果酒的酒吧區去, 喝一杯在這裡是一定要的! 下了電車, 立刻聽到熱鬧的音樂和鼓譟聲, 哇哇哇, 這就是傳說中的酒吧區的氣氛嗎? 我們馬上尋著聲音的來源快步跑, 結果卻發現原來是有人在遊街舉布條抗議啦! 還有警車開道哩! 


找了一會, 我們才來到真正的酒吧區, 不知道是不是遇到禮拜一很多酒吧都休息, 有點冷清啊, 後來我們進了一家sport bar, 點了一份份量有夠驚人的起司蔬菜口袋餅三明治, 也喝到了傳說中的甜蘋果酒, 在轉播各種球賽的電視圍繞之下, 品嚐著這些獨特的法蘭克福味道. 蘋果酒分兩種, sugar or soure, 在這間酒吧我們點的是甜的這種, 沒什麼酒精味, 蘅一直喊說根本是蘋果西打啊, 是不是給錯啦?
直到後來身體感覺有熱起來, 才確定裡頭是有酒精成分的啦, 只是很淡很淡.
後來隔幾天我在便利商店買到酸的蘋果酒就很嚇人, 16%vol, 小小的一瓶我喝幾口就掛了, 這種酸的蘋果酒其實喝起來也是甜的, 只是用的是青蘋果來釀製, 所以得了酸蘋果酒的名, 帶著一種非常濃郁清新的青蘋果香味, 極力推薦! (就右圖裡的這一罐啦)




第二天是展場開放給參展商場佈的日子, 我們一早九點就搭電車過去, 別的參展商下了車立刻就前進展覽館工作, 只有我們兩像極了觀光客在門口耗了大概十幾分鐘猛拍照, 每一個角度都不放過, 哈哈哈哈. 這展場有夠大, 拖著展品的大箱從主要入口走到我們的十號館, 已經要斷氣了, 休息了一下馬上進行場佈, 我們目標設在一個小時左右結束, 接著要來去逛大街, 說什麼也要快馬加鞭! 在我們趕工的同時, 也互相和周邊的參展商敦親睦鄰一下, 其中最可愛的就是對街筆商的大陸同胞, 那個老闆看到我們也有筆的商品就走過來探頭探腦, 我跟他打個招呼, 他立刻就說: 沒事兒沒事兒! 我隨便兒看看兒, 看看兒!, 接著就拿起我們的螢光筆, 就在他拔開筆蓋的同時, 墨水噴了出來, 噴的他滿手和地上都是, 我覺得很尷尬, 卻聽到他說: 這兒肯定是大陸做的! 唉呀呀笑死我啦~~~然後他馬上跑回他的攤位拿了塊布過來幫我們擦滴在地上的墨水, 一點也不在易沾在他手上的部分. 接下來的幾天, 他常常給我們精神喊話, 經過我們攤位就對著我們喊 : 加油!加油!, 生意興隆! 之類的話, 還送我們他們的產品還有他去逛德國筆商拿到的樣品, 我誇他 : 老闆, 你們的筆很棒! 時, 他居然無理頭的說 : 還好還好, 你也很棒!, 實在是太好笑了. 還有一天他突然跑進我們的攤位, 東看西看, 問他在找什麼?, 他說在找盒子, 我們覺得莫名其妙, 問他什麼盒子?, 他說沒關係, 我知道的, 然後在我們攤位裡轉了一圈就回去了, 有夠耍寶的, 找盒子找到我們家來了, 又不說他要找什麼盒子要做什麼的, 很搞笑的一位大叔啊!


攤位的佈置工作結果我們花了三個小時左右才結束, 雖然比預期的時間多了些, 不過還是有大半天可以去市區繞繞, 我們先是坐了電車到羅馬廣場, 在路邊喝咖啡吃午餐, 那一天的天氣很好, 有陽光的照耀下低氣溫不再刺骨難耐, 這個廣場四周都是歷史性的建築, 地面也保留了古老的石板, 從這個廣場出發往各大方向延伸充滿了許多著名的觀光景點, 我們在那逗留了一會, 走到梅因河邊看鐵橋, 接著就往華麗的精品購物大道前進, 根據蘅的說法 : 來到一個城市, 光是看景點是不夠的, 一定還得逛街購物才行! 


在我們朝拜了歌德街的精品區後, 偶然發現一家格調很高又很熱鬧的店, 從櫥窗望進去, 除了吧台和滿坐的人群還有一區很壯觀的咖啡機具和整片牆色彩豐富不知在賣什麼的櫃檯展示區,

我們好奇的進去逛逛, 才發現原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Nespresso, 12種不同味覺濃度的咖啡粉, 用不同顏色的膠囊包裝做區別, 那整面色彩豐富的牆就是膠囊盒裝之後形成的裝置藝術兼販賣處, 整個空間由深色木頭色調到白色牆面和不鏽鋼現代質感構成, 待在那裏每一個視覺嗅覺接觸每一分一秒都是享受. 當然我們沒有放過味覺接觸的機會, 翻開menu密密麻麻的選項, 從單品espresso到花式咖啡到紅白酒香檳到可樂什麼都有, 還在納悶真的會有人跑到咖啡館點酒喝嗎? 就看到隔壁桌一群人喝完咖啡後又點了酒舉著杯在prost! 真是另類的德國文化. 對於咖啡的習慣總是每天不來個一大杯加鮮奶不加糖的五百cc就不夠, 但對espresso就一直是抱著遠觀的態度, 所以自然想點個latte來品嘗一下, 但很有種的蘅說, 唉呀! 來這裡就是要喝純正的espresso才上道. 我聽了也是有道理, 就跟著點了一杯三號咖啡色膠囊的cosi. 咖啡來的時候, 小巧的一杯看起來果然是classic, 附上了一包標示著cosi的糖包和一塊38%濃度的巧克力. 他們的咖啡分的仔細, 品嘗的藝術到也講究, 咖啡的調性不同搭配的巧克力也要絕妙, 小小的一杯卻有大大的學問. 我很敬佩他們對咖啡的用心, 但還是無法燃起對espresso的熱情, 根本就是在喝中藥啊, 雖然配著巧克力有好些, 但總覺得少了牛奶的潤滑, 就是苦澀, 最後只好把整包糖往嘴裡倒才化解了口中那苦澀的不適, 要當classic真是不容易.


差不多是晚餐時間, 在舊歌劇院附近找到一家氣氛很不賴的餐廳, 專賣pizza和pasta, 老闆是典型的義大利熱情老頭, 講話手勢很多很愛手舞足蹈的那種, 我點了一杯Auf wunsch紅酒蘅點了Rosato玫瑰酒來配義大利麵, 那酒真的沒話說, 順口極了, 很大一杯才3歐左右, 超級的物超所值, 不過喝完整個人已經趴在桌上, 快昏過去, 休息了好一陣子才有辦法起身回家. 


 

隔天就要正式展開五天的工作, 這種閒晃的時光就要結束, 然而晚餐喝一杯的歡樂在那晚只是個開場而已.

(夜歸, 很茫的兩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