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2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就是那個光--Aurora



有天好朋友告訴我
, 傳說看見極光能得到幸福, 能親眼看見極光是他的夢. 看極光啊~ 被他這麼一說, 似乎是件很浪漫又美好的事. 我雖然不是愛搞浪漫的人, 也不是真的渴望可以因此得到幸福, 只是抱著好奇的心態上了網探索著他的神秘面紗, 看著看著, 我卻也被這一個充滿驚嘆號又不易見到的大自然奇景深深的吸引著

 
去年三月的長假, 我安排了美國行的最後幾天到阿拉斯加的費爾班克斯追極光, 這是專家們一至推薦觀賞極光最適合的地點之一, 這個位於地磁北極外圍, 是一個高頻率極光帶通過的城市, 一年發生極光現象的天數高達243, 三月又是觀賞極光極為適合的季節, 有這樣的時間點和地點真的是充滿了希望, 然而那一次的期待卻在落空中結束, 但看極光這件事並沒因此而被我放棄遺忘.


今年三月的旅行
, 行前還猶豫不決該去哪裡的時候, 我想起去年的這個小小遺憾, 考慮著是不是要再去相同的地方試一次, 手指轉動著地球儀, 眼睛注視著每個從眼前閃過的小區塊, 無數個陌生的角落就在我眼前, 也離我好遠. 我從不覺得一個地方的遠近決定在他和我實際的距離, 而是在於我對他的熟悉度, 就跟人與之間一樣, 即使是存在身邊的人, 如果對他不夠了解或沒有互動, 兩個人的距離就是極度遙遠的. 雖然曾經告訴自己有一天一定要再回到費爾班克斯, 彌補那遺憾,  但這世界還有太多地方等著我去拉近距離, 兩者比較起來, 我還是無法輕易的就對那份承諾妥協. 繼續轉動著地球儀, 視線漸漸遠離費爾班克斯, 隨著那條通過的北極緯線向左平移, 北俄羅斯芬蘭挪威然後在冰島我止住了轉動的手指, 冰島! 原來他也是高頻率極光帶通過的地方呀! 想起了曾經對他的憧憬, 這塊擁有豐富自然景觀的大地, 是我很想去的地方啊~ 再加上極光! 就去那裡吧!!


有了去年的經驗
, 這次我決定藉由專業的力量, 增加成功的機率. 所以我參加了當地的極光團(3,500isk). 雖然這裡是極光發生頻率非常高的地方, 但並不表示發生了就看的到, 如果沒有完美的環境, 還是不行的. 所謂完美的環境包括: 沒有雲層的乾淨天空, 和沒有光害的黑暗地方. 極光團的好處就是可以確保來到完美環境觀賞極光, 旅行社除了在網路上查詢每晚的太陽活動狀況和天氣預報之外, 還在各處佈滿線民, 跟他們回報當地的狀況, 畢竟官方的資訊是大方向的, 線民觀察到的實際狀況則是可以很細微而即時的. 每晚每晚他們都會仔細的評估, 然後才在晚上七點左右決定當天會不會出團, 以及去的地點. 為的就是讓每次的出擊大成功!


這天來了新室友
Saeko, 他是在英國度假打工的小女生, 利用週末從英國飛來看極光, 我們都很希望今晚的極光團能成行, 到了七點迫不及待的和旅行社聯絡, 沒想到他們說: “今天的狀況有點麻煩, 目前還不能決定, 要在等一個小時.” 聽了之後我們都有點擔心, 看看窗外的天空, 雲層是有點厚, 只能祈禱他們能找到適合看極光的地方了! 到了八點, 傳來了好消息, 九點半他們會來旅館接我們出發! 趁這空檔, 我們趕緊到廚房弄些吃的, 我煮了一大鍋的蔬菜麵請他一起吃, 他開心的說: “能吃到熱呼呼的湯麵真好, 身體都變的熱呼呼呢! 這樣就不用怕待會要在天寒地凍的室外待很久了!” 我們吃的很急, 滿身大汗, 接著衝上樓回房間準備好極地裝備, 我就是把滑雪穿的所有衣物穿上, 手套帽子準備好. Saeko可就厲害了, 他拿出一堆暖暖包往身上貼, 腰部背部就算了, 居然還有做成腳丫子形狀貼在腳底的暖暖包, 我看傻眼了. 日本人真的很厲害, 什麼都發明的出來. 他拿了兩個腳丫子的暖暖包給我試試, 腳底真的熱了起來, 好妙喔!


來接我們的車子是一台
20人座的小巴, 除了我們之外就是有很重英國腔的一對男女和一群不知講哪種歐洲語言的人, 說到這我才想起來, Saeko是我見到的第一個亞洲人, 這裡真的很難看見黑頭髮黃皮膚的遊客呢! 不過不管是哪個國籍說哪種語言, 在這車上, 大家都有著相同的心情共同的期待. 車子往深山開去, 要遠離城市的光害, 逃離雲層的覆蓋, 一路上司機用小蜜蜂跟我們聊著極光的學問和傳說, 在古老的時候, 冰島人對這大自然的現象無法解釋, 無知帶來了恐懼, 他們對小孩提出警告: “一定要帶上帽子再出門, 不然會被極光燒掉頭髮!” 實在是太好笑了, 我想一定是因為在當時有一個光頭, 他是唯一不害怕極光的人, 常常在夜裡獨自處在屋外欣賞那天文美景, 然後那些內心充滿恐懼的人們, 就躲在屋裡, 把孩子叫過來, 指著窗外的光頭說: “ 你們看! 那些可怕的光把他的頭髮都燒掉了!” 於是滑機的傳說就這樣產生而流傳著…..


北極光易見的方位是西北和東北方
, 所以我們必須找到一處沒有嚴重光害, 這兩個方位的視線沒有任何阻礙並且天空是乾淨的地方. 司機用無線電不斷的和線民做確認, 然後才又繼續往今天適合的區域開去, 我們走的山路真的是又小又黑, 把車頭燈關掉, 就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 10點半, 終於成功的甩開了頭頂上的那片厚雲層, 司機也找到了適合我們下車的地點, 我們站在一片雪地中, 四周一片黑暗, 等待著. 過了不久, 司機指向右前方一道從地平面往上伸展的淡淡光束說: “ , 看到了嗎? 那是極光!” 我和Saeko很認真的看著他比的方向, 然後對看, 他臉上和我有著相同的疑惑表情, 我們都很懷疑, 那真的是極光嗎? 因為那道光束是白色的, 而且直挺挺的向上延伸著, 沒有任何曲線. 我悄悄跟Saeko: “ 那根本就是司機的線民躲在樹叢後面用探照燈弄出來的吧! 他剛剛一直用無線電在連絡, 一定是在問對方位子調整好了沒? 電線牽好了沒? 可以過去了嗎? “ 其他人也向司機提出疑問, 只見他老神在在的說: “這是比較弱的極光所以是這個顏色.” 這時那原本直線條的光也開始有了緩緩的變化, 如果這不是極光, 那他們的照明設備還真厲害呢! 沒多久, 剛剛的那片厚雲層追了過來, 在我們頭頂發威, 降下大片大片的雪花, 乾淨的天空沒了, 我們只好回到車上, 離開現場


我心理想著
: 難道今天就要在剛剛那道微弱的極光中結束了嗎? 車子開著開著, 已是深夜12, 大大的雪花仍然不斷拍打著車窗, 我無心再觀望窗外, 睡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 Saeko拍拍我, 我以為是到旅館該下車了, 結果他要我看看右邊的窗外, 原來是司機又成功的甩開壞天氣, 來到另一處可見到極光的地方, 而且這次不是我們等待他的出現, 而是極光早就在那揮舞, 等著我們來到欣賞. 大家非常興奮的下車, 除了我們剛剛在車上看見的那道綠光之外, 接二連三的在我站立的左前方, 正前方, 右手邊, 正上方, 右後方, 不斷有青綠色的極光出現, 在夜空中舞動著, 各自有著不同的節拍和舞步, 夜空就是他們表演的舞台. 其中有道熱力十足的綠光從正前方起步, 來個大跳躍, 飛躍我頭頂正上方, 跨過整個星空, 直到我背後地面的一端落下. 其他比較含蓄的綠光, 各據星空的一角, 以極佳的柔軟度展現美麗的律動. 我和Saeko都好想哭, 一直哇哇叫: “ 極光! 極光耶! 這次是真的! 你看那邊~ 那邊也有! 還有那裡~ 那裡也出現了! “  然後我們互相擁抱. 其他人更是不停的用專業攝影器材捕捉每一個精采的畫面, 我也很想把當時的感動帶回來和大家分享, 所以硬是用傻瓜相機的夜景模式拍了兩張, 結果是兩張完全黑嘛嘛的失敗, 以下...........

再怎麼努力睜大眼睛用力看!仔細看!!也看不到極光的失敗照....


其實當時我們都冷的一直發抖
, 嘴裡喊著: “ 好冷好冷卻誰也不想躲回車上取暖. 極光的美妙和稍縱即逝, 讓大家寧願咬著牙忍受身體的不適, 也不想錯過任何一個美好的時刻. 直到一點半, 又是一陣大雪飄來, 我們才回到車裡, 我看到大家的臉上滿是夢幻迷離, 甜甜的, 飄飄然的, 就像初戀時, 剛結束一場永生難忘的約會才有的表情啊! 就這樣我從費爾班克斯追到瑞克維克, 終於見到了絢麗的極光, 心中的感動真的很難用具體的文字描述出來, 他的美麗更是世上任合一個具體的物件能夠比擬的, 有機會, 要親眼看看這美好





★小貼士★


什麼是極光


太陽外層充滿離子和電子的氣體被高溫的太陽運動拋向太空
, 來到地球的上空環繞整著地球之後, 就被吸引到地磁南北極兩端, 接著帶電粒子與大氣高層的原子或分子碰撞, 使大氣中的原子或分子被激發而放光, 便形成美麗的極光, 並隨著空氣的流動飄移, 形成舞動的光幕. (右圖攝於外太空, 說明太陽風與地球表面的大氣層碰撞產生極光現象的照片 ) 
極光的學名叫做 aurora, 發生在北極地區的稱為「北極光」(aurora borealis), 發生在南極上空的稱為「南極光」(aurora australis極光的顏色主要來自氧原子與氮分子的激發, 一般有紅色、綠色, 也有黃色與紫色.

 
極光的週期


太陽活動與黑子數量有密切的關係,當黑子數量達到極大期時,閃焰次數增多,規模也比較大,轟擊到地球上的太陽風粒子也多而密集,使極光發生的次數較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